一个行业应该设立多少个协会? 2019-10-08 13:33

  前不久《工人日报》有报道称安徽四方集团公司曾加入各种名目的协会约50个,交纳的会费从500元到1万元不等,这成了企业一项不小的负担,随之关于协会的分布及多少成了大家讨论的焦点。据统计,我国目前登记在册的各级行业协会已达3万多个,而在众多行业协会中,具有一定影响力、工作正常开展的却不足20%。有些行业甚至有两个或更多协会并存的情况。

  11月21日,民政部法制办举办了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申请成立的行政许可听证会,作为本次听证的利害关系人,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和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参加了听证。

  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在2000年12月就打算发起成立一个以中国农药协会或者中国农药管理协会冠名的协会。对此最持有异议的是已经成立20多年的中国农药工业协会,他们认为,农业部农药检定所拟成立的协会与自己在名称、定位、职能以及会员主体等方面存在交叉重复,一个行业领域不应存在两个同质的协会。

  这六年里,围绕农业部农药检定所拟成立的这个协会,不仅有多个部门参与到争议中来,而且中国农药工业协会还先后对其提起了行政复议、行政诉讼。

  记者发现,这两个协会名称非常相似,都是农药行业的全国性协会,都冠以中国、农药等字样,这些字样表明其主要的地理活动领域以及行业领域,是一个协会名称中最重要的部分,这些主要内容的相同,使一般人很容易对两个协会的职能、业务范围等产生混淆。同时,两个协会的职能范围很相似,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两个协会的会员单位也都包括农药生产、科研单位。

  在11月21日举行的听证会上,双方的意见比较集中在两个方面:一、中国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的名称是否涵盖过于宽泛,是否会与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出现职能交叉;二、农业部农药检定所同时承担着农药产品登记证的审批工作,再发起成立面向生产企业的协会是否妥当。

  农业部农药检定所代理人认为农业部是农药企业的登记主管部门,协会协助农业部促进农药行业发展非常自然。按照农业部内部的社团管理规定,农业部的职能到哪里,社团服务就应跟到哪里。农药发展与应用协会完全限定在农业部的范围内开展工作,不会与农药工业协会撞车。同时,法律法规也未限定一个单位一个人只能参加一个协会。

  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则认为应该强调成立农药使用方面的协会,这是因为农药生产、流通、使用三个阶段,其中生产环节有中国农药工业协会,流通环节有中国农资流通协会,唯独在农药使用这个环节存在空白。而农药领域目前最薄弱的也正是教育广大农民如何科学用药,如果新协会定位在农药使用方面,不仅不会与既有协会出现职能交叉,也与当前农业部门强调服务三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相符合。另外,协会的会费会加重企业的负担,而这些负担会间接转移到农民身上,这与中央号召减轻农民负担的精神不符。

  作为双方主管机构的国资委和农业部的代表也在听证会上发言,希望各方面能够按照社团登记管理条例和农药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以最适当的方式为行业服务。

  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两个协会的根本区别是体制内协会与民间协会的区别,中国农药工业协会是民间性质的组织,而农药检定机构在农药登记过程中享有接受申请权、进行评价权、最终审批权,在农药生产企业眼中,它们是实权部门,而从法律角度看,该机构属于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是行政主体。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博士王敬波认为,农药检定所是直接接受法律授权的行政主体,在农药行业领域行使多项行政管理职权,有可能使行业协会成为具有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的附属物,造成行业协会的行政化。这会对农药行业的企业构成巨大的压力,对于未入其协会的企业也是极不公平的。但也有人认为体制内协会与民间协会在许多领域形成竞争,这是一种良性的博弈,结果是促进协会更好地为行业服务,促使体制内协会的转型。所以协会职责交叉未必是坏事,它可以促进竞争,但这种竞争应该是建立在公平起点上的。如果一方有着强大的行政背景,无论服务好坏别人都不得不加入,那就不是公平竞争,也不能对行业产生良性的影响。

  专家指出,我国目前缺乏与行业协会相关的法律规范,只能参考《民法通则》原则性规定、国务院通过的《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和《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由于没有行业协会的专门法律法规体系,导致行业协会发展较为混乱,官办色彩浓厚,运行机制不独立,内部管理和治理不健全,人员人事结构不健全,经费缺乏等。要规范我国的行业协会现状,必须加快行业协会的立法进程,将行业协会建设纳入法制化轨道上来。行业协会在法律监督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在政府和企业之间的桥梁作用,这才是它的本来面目。